主页 > K趣生活 >从禁忌到主流:《基督宗教的胜利》 >

从禁忌到主流:《基督宗教的胜利》

从禁忌到主流:《基督宗教的胜利》

  多年来,美国着名宗教历史学者巴特‧叶尔曼(Bart Ehrman)一直想写关于基督教早期传播的书,但由于议题範围实在太广始终没有提笔。叶尔曼最后下定决心,将焦点放在最引人注目的核心议题上:「整个西方历史都因为基督教接管罗马帝国这件事从此改变,随后成为西方文明在宗教、政治与文化力量的主导者。」

  叶尔曼的新书《基督宗教的胜利》(The Triumph Of Christianity)讲述基督教的崛起,以及后来的异教灭亡。叶尔曼坚称儘管书名如此,但他不是对基督教传播的好坏下定论。他说:「我没有说基督教的胜利是天大好事,也没说是坏事。单纯以身为历史学者的角度来探讨这个议题,基督教确实赢了,但这场胜利有明显的好处和坏处。」

  人们对于基督徒为何热爱传教感到不解,叶尔曼解释:「这一点是基督宗教在古代世界截然不同的原因之一。它与基督教的本质相关:基督徒从一开始就认为耶稣的死亡与复活让人们能与上帝同在,如果某人不愿与上帝同在,那幺就会下到永恆炼狱付出惨痛代价。所以如果有人不改宗,那就会带来地狱般的后果。基督徒坚信他们是唯一正确的宗教,因此其他人必须改信他们的宗教,否则死后就会下地狱。」

  「此外,基督徒相信他们要学习基督的爱,并且『爱邻舍如同自己』,因此当他们看见邻居不信基督教会下地狱,再加上他们爱这个人,所以就会极尽所能让他们改信基督教。这就是基督徒起初就在做的事:试图改变别人、让他们进到教会,以及避免下地狱。」

从禁忌到主流:《基督宗教的胜利》

  叶尔曼指出,早期的基督教并没有强迫他人改宗,多数人基本上是自愿的。他说:「我认为在基督宗教初期,人们改信基督教通常是自愿的决定。信徒们只是不断强调基督教的上帝是唯一真神,而非传统异教的多神论,在前几个世纪一直是如此运作的。我们并没有找到强迫他人改信基督教的实际文献记载,而人们认为基督徒应该会挥舞剑逼迫异教徒改宗的事情,我们也没有找到那样的东西。」

  然而,相对宽容的传教方式直到四世纪末逐渐消失,叶尔曼找到一些基督教开始对其他宗教不宽容的确切记载,这种趋势显现在政治层面上,让异教变成了非法宗教。他说:「这时的基督徒……已经没有必要强迫别人皈依基督教;他们只要强制让其他宗教非法化,如此一来异教信仰自然就会因非法而消亡。」

  他提到历史学者经常使用的「异教」一词并不带有贬义意味,只是历史学者用来统称所有遵循古代传统多神信仰的人。这些宗教相当多元,约有成百上千的异教信仰。叶尔曼表示虽然将它们统称为「异教」并不公平,但某方面来说「异教」的概念也是基督教主导之下的产物,意指所有非犹太或基督教的宗教。

  这些宗教更着重「实践」而非信仰本身,也就是他们重视的是祈祷与献祭仪式,他们崇拜神不是为了永生或复活,而是因为神可以在今生提供所需:例如神可以控制天气、保佑穀物丰收、牲畜繁殖或治癒病人,并藉由献祭取悦神祇换取自己无法掌控的事物。这些宗教虽然有不同的仪式,崇拜的神祇包罗万象,但它们的共同点非常明显。

从禁忌到主流:《基督宗教的胜利》

  但人们为何愿意放弃家族世代相传的传统宗教,而改信另一种新宗教呢?叶尔曼认为是由于基督教主张的教义,似乎也能满足异教徒需求。异教徒崇拜神祇是因为神能提供他们无法掌控的事物:人无法控制天气、牲畜繁殖、疾病发生,甚至管不好自己,但神却可以。

  叶尔曼说:「基督徒主张上帝比所有的神都更强大,这让上帝成为世界上最热门的神。祂不仅藉由耶稣的死亡与复活带来救赎,继续活在信徒的生活,同时也能治癒病人、赶走恶魔,或让死人复活。这些因素使基督宗教崛起,基督徒试图说服人们相信他们的上帝最伟大,而且比其他所有的神都还厉害,最终在这场众神之间的竞争取得优势。」

从禁忌到主流:《基督宗教的胜利》 

书籍资讯

书名:《基督宗教的胜利》(The Triumph Of Christianity)

作者:Bart Ehrman

出版:Simon & Schuster

图片出处:Wikipedia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