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K趣生活 >老招牌的文化灵魂──记台北城市散步:跟着字型散步去 >

老招牌的文化灵魂──记台北城市散步:跟着字型散步去

老招牌的文化灵魂──记台北城市散步:跟着字型散步去

你知道台湾的商店招牌最爱用的字体?不同的字型又有什幺特色与意涵?跟着长期研究字型的柯志杰与苏炜翔,沿着后火车站巷弄和日星铸字行,一起走进字型背后的文字历史,透过他们在地生活的经验与专业,发现观看台北的多元面貌。

当日路线:捷运北门站 → 郑州路 → 重庆北路一段 → 华阴街 → 太原路 → 日星铸字行

週六早上九点五十分的北门捷运站内,聚集一群戴着耳机、手持各式相机的人群準备展开一场城市的微旅行。担任这场导览行程的「说书人」,就是站在中央的「字嗨」社团发起人柯志杰,和《字型散步》的共同作者苏炜翔。

柯志杰和苏炜翔(以下简称柯苏)还没出站,一开始就先从站内大厅介绍古蹟背景的景观墙,一面为大家找出墙上文字叙述里使用的字体,一手拿着平板显示对应的字体名称,告诉大家书法和字型应用的密切关係。「这个『台北车站的演变』标题是华康龙门石碑体,从魏碑演变而来。」

碑文字体不只存在书法里,就在你我生活的週边,图为华康龙门石碑体。@北门站内

「数位化的中文其实还留着铅字的外框」两人提到,随着文字数位化的演进,电脑造字成为今日招牌和告示的主流,不过铅字的排版方式、中文字体本身的笔画,甚至是人们用笔书写文字的方式,却还是深深地影响着现代的电脑字型构成。

柯苏指出,很多人因为电脑操作方便,习惯透过压缩字体来达到字型外观的独特和设计,但他们其实不鼓励过度压缩字体,改变的幅度最好也不要超过 9%;「中文字因为下笔的力道和方向,整个字型看起来会是横细直粗,压缩时只会改变笔画的直画,横画还是一样。」

指着双语说明的地方,两人也提醒大家在中文字体的构成里,字本身就留有间隙,如果要将中英文放置一起,应该要想办法让拉丁字的底线(base line),在视觉上跟中文的中心点对齐,也要留意英文字句里不要出现有中文标点符号。

走出北门站,过了市民大道进入郑州路,柯志杰与苏炜翔细心确认着每个参加者过了马路,接下来便沿着重庆南路和华阴街店家,一一细数街边、骑楼下的老式招牌,有的甚至还可以看到斑驳的招牌在掉漆后露出的笔画,或是裸露的灯管,记忆着电脑还未普及前,属于手绘的油漆时代。

灯箱的外衣褪下,反而显露出中文字型里最重要的骨干──笔画。@郑州路

那时候,每一个师傅,都是路上风景的造字设计师。柯苏进一步解释,在油漆招牌逐渐式微后,其实有一小段照相打字的时期;将近 20 年前,也曾流行点阵式的招牌,但最后都因为电脑和文书软体的出现,被俗称卡点西德(Cutting Sheel)的电脑割字逐渐取代。

像是油漆笔在书写圆体比较好收笔,圆体就成为许多师傅爱用字体,还有在不同的招牌出现舖(铺)、馆(舘)的异体字,甚至是日文里的汉字体。两人说,这些旧招牌里,有着师傅们对于字型发想的巧思,可以看见台湾传统字型跟现代电脑写法的不同,师傅们精确手艺和当时的风格偏好也都一一藏在这些旧时代的遗迹里。举例来说,许多传统店家在门前放置的统一发票商号,就透露出当时传统中文字由右至左书写的影响。

传统商家的统一发票商号的排序,受到汉字由右至左的书写习惯影响。@太原路

不管是电话号码,或是照片中「工」字的字型,都可以看见师傅的创意展现。@华阴街

遇到缺字时,师傅就是街头的仓颉。把「梁」的上方,加上「米」,就造成「粱」了。@郑州路

发现了吗?「口」是日文字体!@华阴街

就和衣着可以看出人的品味一样,字体的选择搭配也会透露出店家风格,使用勘亭流体,就容易想起日本的屋亭料理;看到小篆,就会让人联想庙宇里的对联。「台湾的告示或招牌用字喜欢用颜真卿体,或是让欧阳询体加粗,也是因为这类字体的笔画粗,容易被人看见。」他们说。

从华阴街转进太原路,终于来到日星铸字行,进入此次导览的最核心──探访铅字印刷的排印方式。日星由张锡龄先生创始于 1968 年,在铅字行被时代汰换后,「这里应该是台湾,甚至华人社会里硕果仅存的活版印刷铸字行了,」张老闆笑着说。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