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Q生活台 >任何人都可以成就任何事,只要有克服困难的勇气 >

任何人都可以成就任何事,只要有克服困难的勇气

任何人都可以成就任何事,只要有克服困难的勇气

这期封面故事的企画动机很单纯,《被讨厌的勇气》一书从 2014 年 11 月出版以来,长期占据各大畅销书排行榜。即使到了 2016 年 8 月下旬,情况依旧。

身为读者的你,一定也注意到,除了《被讨厌的勇气》,近一、两年来,以该书的灵魂人物——奥地利心理学家阿尔弗雷德.阿德勒(Alfred Adler)为名义的出版品蜂拥而至,除了反映出版社的「跟风」心理之外,也让人好奇,到底台湾人有多害怕「被讨厌」,又多幺缺乏勇气?而藉由认识阿德勒的个体心理学概念,是否真能为现代人的焦虑或恐惧,找寻出口和答案?

一系列阿德勒书籍都提到,他和西格蒙德‧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和卡尔‧荣格(Carl Jung)齐名,并称为 20 世纪精神分析学派三大巨擘,但是前两者的名声和观点的影响力,都远高于他。

台湾人首度接触到阿德勒着作的中文译本,应是台大心理系终身特聘教授黄光国在 1971 年翻译出版的《自卑与超越》(英文书名是《What Life Should Mean toYou》,距今已 45 年)。

相较于佛洛伊德和荣格,黄光国认为,阿德勒的理论强调「人要与社会有所连结,不要离群索居」,在重视社会性的东方世界,比较好理解,也容易引起共鸣。多年来,台湾不乏学者专家在研究、着述及推广阿德勒的理论和观点,但是不可讳言,这波「阿德勒热」几乎可以说是出版业「炒起来的」。

同样的现象在日本也是。《被讨厌的勇气》共同作者之一古贺史健说,「直到《被讨厌的勇气》出版之前,阿德勒的思想在日本也几乎无人知晓。」然而,此书日文版自推出以来,在日、韩两地均已成为百万畅销书,在台湾也创下销售佳绩。

圆神出版集团企划部经理吴幸芳表示,《被讨厌的勇气》在台推出以来,迄今已经 104 刷、销量近 34 万册(续集的日文版已推出,中文版也即将上市)。虽然原本就预期《被讨厌的勇气》会卖出好成绩,但是销售进度却是出乎意料的快。「这本书是 2014 年底 11 月 1 号上市,只用短短两个月,就冲上 2014 全年度畅销书的第二名。」

诉求别怕讨厌之所以会奏效,而且是台湾、日本、韩国都通用,「这可能是因为国情类似,都是处在教育体制和职场文化规範较多、同侪压力大的环境里。」吴幸芳观还察到,很多名人、艺人都主动推荐《被讨厌的勇气》这本书,或许也与他们经常面对公众议论,必须练就不受负面言词影响的能力有关。

读完《被讨厌的勇气》和其他许多日籍作者的诠释应用之后,很多读者应该直觉地还会想要进一步探究,那些书中大力宣扬的阿德勒思想,难道就是全貌了吗?目前书市上找得到的阿德勒相关书籍,不外乎分成两类,一类是「阿德勒自己写的或别人整理他的想法原典」,另一类是「阿德勒专家的延伸解读版」。

翻开前者,你会看到精神分析学家阿德勒谈生活的意义、心灵与肉体、自卑感和优越感、记忆、梦、儿童与社会、家庭、社会问题等等,其中搭配了大量个案,带领读者探索一个人何以成为他现在的样貌,又可以透过什幺样的方式,改变现在的自己。后者就接近于将阿德勒心理学,用于解决阿德勒所说的人生三大任务——爱、工作、友谊所面临的困境,让阿德勒的思想更平易近人。

比较《被讨厌的勇气》和《自卑与超越》,确实是前者会较快给人「当头棒喝」,得到一些人生的警醒,像是:人是可以改变的;世界无比单纯;谁都能获得幸福;茧居族不是心灵创伤、畏惧人群,而是自己根本不想出门;愤怒是手段,是用来达成自己目的的工具,不是因为别人做了什幺惹你生气;自怨自艾或无所作为的人,其实是把自己的不幸当成「武器」,这样就可以装可怜、操纵对方的情感,甚至永远让自己有藉口不作为,不需要摆脱不幸的状态;称讚是一种上对下的评断;想要行使自由,就要付出一些代价,要不在意他人的评价,要「不怕被讨厌」;还有,你或许不喜欢被讨厌,但是「别人要不要讨厌你」,是别人的课题,不用把它变成你的课题……

或许是因为这样,《被讨厌的勇气》作者、日本阿德勒学会顾问岸见一郎才会说,阿德勒的学说向来不太悦耳,因为它挑战你习以为常的观念。

阿德勒的个体心理学强调「任何人都可以有任何成就」,他说,「假使『人的成就完全取决于先天的能力』确实成立,心理学家将无用武之地。人会成功,凭藉的是勇气。而心理学家的任务,就是要把绝望变成希望,让人鼓起勇气、聚积力量,做有用的事。」

「我们害怕被拒绝、失败与犯错;我们在乎别人的眼光,因此,我们不敢活出真实的自我。……就个体心理学而言,害怕不只是一种情绪,它还可以当作个人逃避贡献、或不愿意为自我或他人付出努力的选择……」高师大教育学系教授杨瑞珠与其他两位作者则在合着的《勇气心理学》(张老师文化出版)中指出,「勇气是对危险、失望或失败的回应」,面对这种本能,我们需要阿德勒的主张,来锻鍊我们的「心理肌肉」(psychological muscle),让我们「即使面对不确定的结果,仍然愿意冒险。」

上一篇: 下一篇: